欢迎来到无锡工艺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咨询中心网站!
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学校首页

成长感悟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成长感悟

成长感悟

茶点后我说我要回来
来源:暂无 作者:国贸131班 郑兵 发布时间:01/12/2016 浏览次数:

濒近大年夜的几日是最拥忙的,家家户户都为置配了丰足的年夜饭忙的热火朝天。细窄的马路上会凭空多出许多生熟夹杂的面孔,像是别开生面的交际会,排山倒海。反正走在街上就对了。也是这几日大街上叫卖年货小贩特别多。商店里的夫妻早就拉起了卷闸门,把店里的存货擦得亮亮的,手里不时执着鸡毛掸尘掸弹灰,迫不及待的在门口欣迎顾客,他们总是在笑着——临近自发的,没有任何警觉、挠痒式的笑,他们的嘴角扩出了最自然的口形,眉骨支着眉毛连成了“一”字。街上的人都在笑着,就像从此以后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推板车的小贩大多是乡下人,此刻和过去并无二致,从年头窜到年尾,现在就是要抓住年尾,踏踏实实的把生意给做了,就像收笔,最后一笔极为重要。他们都选择在街隅,静静的坐着,舔着嘴唇,好像没有那股商战气味,与世无争。但也聪明,会蛰伏在巷口,潜隐在弄堂,像一只精心撒网的蜘蛛,潜在角落里,暗暗地巡视。卖主多是年近六旬的老人,车上的东西没有超市里的精致,鲜润,灰溜溜地,多了几份生野。父亲总会选择在板车上的东西。母亲看他提着各色劣质的塑料袋时,拎袢都快断了,迎门失色,便嫌弃的啰嗦半天。批评父亲总爱买便宜货,糟物又糟钱。这会她总能说上几十分钟,像有人抓住了她的舛错,非得完完整整的给驳回去。父亲接话,“也不便宜哟,看着挺好的,再说乡下人踏实买着放心,他们在冷风里站着,挺辛苦的,我买了点好让他们早早回家过年啊”。母亲有些不情愿,但也没有说什么,卷起衣袖,处理蔬菜了。我想她肯定记在心里了,等着哪天来呛父亲一回。父亲是软性子,我有些随他,可是我没他善良,但在这件事上,我还是赞同他的。因为大家心里都秉记着一个共同的意念,是这样特殊的日子让大家都趋行同一个地方,此刻这些人变得好善良,好柔软,可爱的笑容,希盼归途的心。这一刻如此罕视,人和人那么真实亲近,发自内心,油然而生出近乎一致的可爱,拥促使人距拉近,奔走将人心靠聚。

日子趋近,家里的年货都置办的差不多,母亲提前准备好饺子馅,用保鲜膜敷好,放在冰箱里,蓄势待动。而这几日是最不能烦她的,她为各种食材,储物。什么蔬菜要什么时候买才新鲜,做馅要佐以什么料才入味,卤菜要不要现在切盘,海鲜时不时要换水。这些事情整天在她的脑子里排转,很有规律的置纳在每个脑细胞里,运转非常协调灵活。我确实佩服母亲抑或是母性的人,他们在有些方面真的比男性强精百倍,她们总有恋家情结,准确说应该是操家情结,如果更要追根溯源,谈论到我们的祖先,看看一窝同胞的幼崽围在妈妈的体下嗷嗷待哺。这种哺乳情结经过千年沿袭研磨已经渗入到所有母亲的血液里,从骨子里就有种原始的,不能侵犯的保护欲。在男性而言这些东西都是软根的,娘们才干的,他们更多地是选择置业,事业才是生活的大部分,从女性角度而言这又是不合乎情理的,这点就好似男性不会在乎脸上的痘坑、肤质黝黑,而女人总为不够滑嫩的皮肤烦恼,因为女性是完全用肌肤来生活的动物。这些日子我会自己打扫自己的房间,安顿家什,就连扫地拖地的活也落在我头上。接下来都是母亲的事,父亲只负责购买食材,食材内容也是照着母亲要求去买的,父亲最怕拥挤,有些东西会提早买好。好罢,没有差遣,他可以悠闲的剪剪万年松,呷口红茶,唱上一两句昆曲。母亲也会从中找机会找事给他做,只要听到她流于尖刻的声音,就像散步时,踩着一趟水,如何是好,硬着头皮走吧。若问我母亲和父亲天生很般配吗?我却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是他们确实很相爱,斗嘴,动手也难免有过,说过放弃对方的话也是经常的,但这些我自认为就是爱,像盐一样的爱,不懂拿捏,在摇颤中前进,在猛烈处爆发,在浅淡里暧昧,这些爱被藏在他们的味觉里,相互咀嚼,分明的很。我想他们也明白自己在对方中的分量。

大年里,我就盼望着母亲做年夜菜,小时候极其强烈,还争着要帮忙。祁门人过年必有的一道菜——中和汤。父亲会提前把豆腐浸在水桶里,离大年夜前一天捞出来,用冷水把豆腐洗净整齐的堆在砧板上,霍霍的持着菜刀不见声地切起来,刀锋轻轻碰到砧板,一小片嫩软水滑带有豆腥味的截面就晃啷一下倒在刀的背侧了,每年都是父亲切中和,他会用一下午的时间来细细切剁,冷到鼻水往外冒,手指发紫也不罢休,他说这道菜就得细致,豆腐粒的大小得一样,细细的,这样豆腐才能入味,煮出来的中和才格外的香。中和汤的主料就是豆腐,半个小指甲盖大小的豆腐混入笋丁,小虾仁,肉末粒,(也可以佐以香菇木耳丁)被醇厚的高汤包裹着,一起欢腾的炖上几个小时,随着锅盖噗噗噗的按捺不住的时候,汤鲜味顺着盖衔混着劲猛的风,钻入鼻腔的时候,就可以出锅了。我的胃早已饥肠辘辘,并且每次百发百中舀到所有的原料。

蛋饺是母亲家里沿袭下来的,在过年的时候也是必然上桌的菜,都说江南的菜清爽,精致。做好的蛋饺饱圆玲珑,纤薄的蛋皮包着一块粉粉的猪肉馅,黄里透红,蛋皮吹弹可破,肉馅入口迷香,爽利润口,味蕾在此刻全部被打开了,都忍不住这诱惑,四面八方来分享口中的美味。小时候看到母亲做蛋饺因为是楼房的原因,母亲只能在楼下生好煤火,拿好工具——一把钢勺(勺子得又大又圆)几快肥肉,一碗蛋液,饭勺和筷子,还有事先入味的芫荽肉馅。母亲动作十分娴熟,做的蛋饺又大又厚,肥肉在钢勺里滚了几圈,滋滋的冒出油,迅速倒下一勺蛋液,让蛋液润满整个内壁,挑好肉馅,用筷子包好,咯噔一下丢到干净的碗里,从碗的一端滑到另一端,胀乎乎的,像刚刚出生的婴孩。母亲就像女娲,一个个不那么一样可又相似的小人哗啦啦的就出世了。只可惜等不到今晚他们就得下锅。小时候看着母亲做蛋饺,我就坐在他的旁边,母亲会让我做到煤火边,听我说我的乌龟,小猫,学校里的老师同学,做的奇怪的梦,还有爸爸的“坏话”说了故事当然有奖励,就是从母亲手里妙手制花出的蛋皮,不过我的那些事多的说不完,蛋皮总是供不应求。现在虽然不陪着母亲做蛋饺了,嘴巴也不那么馋了,但是只要过年,或者但凡看到制蛋饺的器具,总是会想到和母亲促膝畅谈的时候,抱怨有时,赞许有时,滞意有时,欣然有时,母亲都会用点头和笑容回应,不多语,当时我只管说,管说就有蛋皮吃,我以为母亲就念叨赶快完成任务,数年数载后,才懂得,原来人生最难学的就是点头和笑容以及拥有那么一刻海纳百川的心。拒然易之,接受却难奥。

过年,我陪着双亲过了19个年头彼时不知道家乡菜是什么味道,因为这至始至终都是会有的,哪怕是犯了错事,打了群架也是有的。既然不担心哪一天会消失,何必去认真其中的况味呢。尔后,我才真正的怀念家乡的时候,却发现零星点点的是家乡的模糊的轮廓,仅有的还算是知根知底的家乡菜也不能顺利的记忆起来,就像问一个精益求精的教授,什么叫精益求精,他也会顿然不知如何回答。在外拼搏的人最想念的就是家乡,以及家乡里的种种,喝到的水会更甜,吃到的菜会更香,也许这就是归宿,回到一个属于你的地方,能跟上你节奏的地方,能体察你秋毫的地方,能让你觉得事事都如此顺心的地方。其实水饭还不是一样的,他们的作用也都没有变,而是我们接触到了一种坦白的,真情的,全心全意地爱,这爱是实的,结实的,有根的,那便是蒸腾的菜气,熟悉的面容,舒口的家乡话,还有比银窝金窝舒心百倍的房子。现在,我们可不愿吃回头草,能回头看看就行了,大抵都不想轮回,在路上就对了,一个劲地往前走吧!世界上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。我却以为我们必将回途,必将在重复一次甚至几次,去的时候和来的时候是一样的,人生如果没有来回,一个劲的往前走,不懂停下来,那也就没有了驿站,漫无目的也将找不到最后的方寸。家乡路是老旧的,重复的,我们都愿意再走一遍,有亲人的那片土地,总要回去的。

如今立身在外,懂得家乡是如此亲切,想到我家门前的阊江河,路牌号,棕榈树,年夜饭,我想我是要做一个归途的人——同那些因善良而奔走赴乡的人一起。现时倍感难受,猛劲地不停地咽嗓子,时有闷燥腻烦的怨怪,自身在外的日子。生活变得机械起来,肢体脑胪麻木,像一只去了势的公猪,对食物的优劣度趋势下滑,对半尺高的篱笆围成了圈地也不想作抗争。此刻也许我如此失意,疲软,负了重,受了伤,安慰却是瘳瘳数语,摸不到任何爱。我的能量何时能蓄满,是一碗酥润的中和汤灌入喉咙的淋漓,浸入骨髓的亲昵,是一口香滑的蛋饺擦入食道的胃壁的安抚,也许是一切和家乡有关的东西,一阵风,一道烈阳。

我想我是要闯出一片天地的人,是想何时都充满能量的人,是一个要做归途的人。——同那些因善良而奔走赴乡的人一起往那个叫家乡的地方去。


上一篇:野蔷薇也有灿烂的春天
下一篇:站在青春仰望梦想